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網路裏誰是誰的傳說

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,迷戀上了網路。網路看不到摸不著的東西,卻有很深的情愫在裏面,包裹著兩端異地的心,這種並不是愛情,更不是曖昧,我感覺更是一份友情。這份友情和現實的朋友情誼不一樣,不像現實還有更多顧及,就像他們說的,現實的人吃的是真實的飯,說的是虛偽的話,而網路呢,儘管有好多負面的報導,而我還是相信網路背後是一顆真誠的心在溝通,在交流。是寂寞嗎?還是空虛?上網並不代表空虛。是一個精神的排解,是一個靈魂的交匯。朋友不在乎多少,更在於品質,你笑陪你笑的是普通朋友,你哭陪你哭的才是真心朋友,酒桌上,推杯換盞聲稱有事就說話,到事情來臨總是推脫的人,不能說是朋友,是食客。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的。
  
  要說一個人的心情真的很微妙。總是被莫名的事情所干擾。經人介紹看了一個關於心機的電視劇。《美人心計》先不說製作怎麼樣,就這裏表現的就完全是一個爭鬥的世界,一個女人磨礪一路走來,所經受的血雨腥風,那個時代下的殺戮和政權有很直接的利益關係,心機和城府被淋漓盡致的表現出來。感覺女人要真是這樣真的太可怕了。雖然講的故事,但多少能看破現實。人多的地方就有矛盾,矛盾的根源也是利益和私心。沒了私心的人,渾渾噩噩與世無爭,外人眼裏過著平庸無味的生活,淡入止水。我就好像這樣的人。遇到事情總是選擇避讓。總認為這樣別人就會退讓,自知自己努力就能得到大家的認可,可現實並非如我說想,臆想和現實總是千裏之外。別人不怎麼看,也許在對方的眼中,我這樣的角色就像是一個基石,我們的肩膀是他們前進的階梯,女人最重要的不是容顏,我想是智慧,智慧的女人會把自己包裹的很安全,又不失去鋒芒畢露的尖銳。可以枝頭高傲的綻放,而他們的智慧,我是學不會的,就像寫文字。梳理的主線都差不多。而就那一點點就夠我學好久,這也許就是差異。
  
  喜歡隱身看好友的動態。這段時間很少上來。好友裏少了誰都不知道,我不是一個喜歡喋喋不休聊天的主,加了好友,雖然不聊天,我還是看看大家的心情和狀態的。她是我的榜樣,一開始也是因為她才接觸了文字,我把她們設置在我的榜樣裏面。裏面有我感激的人。也是她和我聊的最多,要不是地域差異,要是一個城市,我估計會是很好的無話不說的朋友。她說誰是誰的傳說?是啊。太多的面孔在我們身邊?肩而過。連容貌都沒仔細揣摩,就淹沒在無聲息的人海中。佛說,千年的修煉鬥轉輪回才換來今生的一面之緣,我一直珍惜我的友情,可越來越多的好友,漸漸從我QQ消失了,連痕跡都不給我留下一點,難道拉黑真的是那樣爽嗎?
  
  那天另一個好友和我說:“我把你拉黑了!”我不知道為什麼要把我拉黑,我說你隨便,對方發來一個比較衰的表情。這是無奈嗎?還是刪除我等於刪除有關的記憶,假如是那樣我寧願拉黑我,我想這也是她的選擇。至少她在最後還通知了我。還把我做為最後的好友,禮貌的說下。我可以理解。可結果呢,還不是自欺欺人。
  
  為此我很傷心。網路裏多少不眠之夜的交流都是假像嗎?就像她說的,網路裏沒有任何承諾,是的。是我太過單純,太多的信任,太過於相信網路裏的真誠,留戀背後僅存的一點自卑都被她踩腳下了,接觸網絡,原本是為了讓自己開懷,卻未料到,卻是踏入一個無底深淵。已經記不得,那些歡笑的日子已經過了有多久,只是我的臉上從此失去了笑。
  
  我喜歡寧願用淺薄的文字,記錄我的心情。發現玩空間的遊戲越來越占時間,你偷我偷大家偷,看了大家的頭像,我在想,要不是有這個遊戲,我們還能記住多少好友的昵稱和名字。突然間想起了好多好友。
  
  朵說:“寂寞想起上網。而上網更寂寞!”是啊,只有寂寞的人才會依戀網路。而我寂寞嗎?
  
  了塵說:“人都會離去,我們都是過客。”我恍然大悟,原來開始就註定有結束的一天,只是這樣的情誼,是多少個不眠夜堆砌的,桃花依舊,轉眼物是人非。
  
  小夢說:“網路是個傷心地界,這裏有太多的傷害,我知道她是為情所困,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,結果就是讓自己的心傷痕累累。然後在漆黑的夜悄悄的敲打自己的無眠心傷,一遍又一遍的打開關閉他的頭像,習慣的為他而隱身。
  
  冰說:“他陷入一場感情的糾結。感情的世界分不清對錯,只有愛恨情仇,也許勇敢的才能真正的迎來愛情,而網路的真愛又需要面臨多少阻礙。又有幾人堅持到最後?
  
  任傑說:“每當想起你,我的心總會微微地疼痛,那也許是一種幸福滿溢的疼。”也許正因為真愛過,才能體驗過心撕裂的疼,比較對方的心痛,拉黑又算什麼呢?於是QQ那頭,悄悄的關注,默默的關心,而不會再次打擾她的生活。祈禱她幸福。
  
  聊天的好友上線的越來越少,你們都為誰隱身?太多的個人原因都相繼退去了。我還桀驁不馴的堅持著,我是為了愛好,可真的害怕愛好那天改變了,我還會不會寫下去。原來那個遊戲要我堅持了2年,結果收穫了傷悲和謹慎,就是現在都很難在把自己表露的太過直白,所以我很討厭那些上來就戶口普查式的盤查,更討厭那些上來就發視頻的主,難道女人的容貌真的就可以大過自己的智慧?所以請大家理解,我沒必要把自己展示給一個陌生人。
  
  那些拉黑我的好友,你們還好嗎?你們還會像我一樣會深夜想起你們從未謀面的臉嗎?刪除名字。確永遠刪除不了記憶。畢竟,我們虛擬的網路曾經是好友,曾經用真誠感動你我,我理解被朋友拉黑的苦楚,所以QQ也不加任何人。即便加了也不輕易刪除,我不是名人,我有我的真誠,畢竟我眼睛中的世界是美好的,無論如何,就算隻字片語,也算是一種溫馨。於是,我安靜地聽著這首黃玫瑰,,聆聽夜幕下寂靜和滄桑,眼淚在臉頰間一滴滴滑落,過眼雲煙,誰又是我的傳說?明天下一個會是我嗎?我不知道……
返回列表